https://zzlz.gsxt.gov.cn/businessCheck/verifKey.do?showType=p&serial=91340100MA2MXAA28F-SAIC_SHOW_10000091340100MA2MXAA28F1598000984138&signData=MEUCIQCNkVGkRHNptW4aVoeSIKzo2ZTQYPw71z6aspmWEHF8ZgIgTBll79b4XZX2FW0hpyJGJHpI1fz67BVoqTKj983hYZg=

世界甯商網

熱點社會政界商界科學教育文化藝術人物會議活動財經生活眾籌申請項目眾籌最新項目促進計劃絲路茶館寧鋼專欄老趙說巢湖老趙說甯武甯武文化園甯家陶業尋甯記簡介尋甯記蘭境攝影蘭境視覺寧向東的管理學課程學術研究史海鉤沉尋根問祖譜系大觀好家風甯氏大通譜《中華甯氏大通譜》資料采集古跡探訪傳統文化祠堂譜牒重點推介創意產品熱銷產品購物車代理招募商城歡迎頁美甯商城甯商公所大會動態參展企業第一屆世界甯商大會第二屆世界甯商大會甯商大會報名甯商大拜年第三屆世界甯商大會世界甯商大會甯商名家精彩文萃商學院大數據活動預告《天下甯商》甯商行甯商公益甯商動態天下甯商箐英部落巾幗匯甯商新鮮看美甯商城v品牌大街中華甯氏歷史文化生態園評家事 觀點評家事 意見評家事 建議家譜咨詢尋根問祖活動咨詢商務咨詢家事曝光給理事長留言給秘書長寫信甯氏創業者寧商合伙私信甯氏合伙項目甯氏合伙項目討論寧商合伙公益捐款公示他山之石公益互訪互學寧文化社區箐英部落甯商圈視頻第四屆甯商大會寧楊鎖寧中偉VIP形象企業大街點擊入駐品牌大街最新入駐對話新賓客聚焦大街家譜祠堂甯氏文史尋根名人播遷甯商圈信息發布項目推廣生態園直播爆料社交旅游教育深度好文姓氏故事好家風祖傳詩詞楹聯

滿洲寧氏“家廟”記

 二維碼 3622
作者:珊延阿林來源:京畿滿族文化研究網址:http://www.248863.tw

清代乾隆年間,鑲白旗人伊爾根覺羅氏寧安,為滿洲包衣佐領(管領),時任駐防圍場鷹手三旗筆帖式,因受王公差派往駐熱河。蓋攜妻帶子,于時初落成的濟爾哈朗圖行宮附近山林中行圍狩獵,管理鷹手,年呈雞鹿。遂在今所謂舊屯滿族鄉北部山區天鼓山腳下之大林溝落戶而居,時從灤河北岸到濟爾哈朗圖行宮山場皆為鷹戶圈地,為木蘭圍場御道、行宮重要的皇家圍獵之區。

歷乾隆,經嘉慶,及待道光年間,始遷祖寧安家族多以“寧”為名,又因滿洲不稱姓氏,僅稱名諱,故使當地雜居民眾以為“寧家”,便始冠漢姓“寧”也。道光年間,京都皇室王公對鷹手削減,加之木蘭圍場漸漸荒蕪,遂折俸銀,置田產地畝,合并封地,成一大戶氏族,從灤河沿岸乃至北部山區多有“寧氏田產”。

遙想,康乾盛世之時,清帝跋扈,木蘭秋狝,萬眾隨從,御道皇莊,征用馬車為運送車乘,秋圍過后,車馬復歸莊頭,分給莊丁以為耕種所使。鷹戶亦然,每逢秋圍,隨扈所需之獵鷹、獵犬,除少量自京鷹犬處撥給,多數皆是駐防鷹手三旗所供。時沿灤河之地為駐防重鎮,鷹手三旗依制,類似莊頭大院,設有鷹手三旗千總府于此,蓋伊爾根覺羅寧氏千總亦復如是。

盛世已遠,鷹戶削減,鷹手三旗雖于舊屯形成方門王寧崔尹何鄭等滿洲氏族,但多就地為民,耕獵為生,滿漢蒙雜居一處,形成了最早的莊屯村寨雛形。滿洲信仰薩滿崇信祖先,又融合北方漢族民間信仰,故于舊屯等地有“佛托媽媽”之訛變“子孫娘娘”廟、氏族家廟(多與九神廟合一)廣為分布,幾乎一村一廟。

謹記,清代舊屯石門溝有一座俗稱“九神廟”的滿洲“家廟”,初始為王氏所建。王氏乃寧氏之佃戶,佃租石門溝有年,該廟建于嘉慶道光間與石門溝老井(老井毀于2011年開礦修路)應為同一時期所造之物。

光緒年間,寧氏二門寧魁一支沒落,無地可居,依千總之意,遷居石門溝時,此地便有“九神廟”及古井。及待王氏遷走,寧氏族人由“祥爺”主持,將該九神廟復建修繕,并塑造了十三尊神像,替代了木牌。據老人記憶,十三尊神像皆是內含銅錢累疊塑鑄而成,每尊體量半肘高,非常之重,神像部分毀于四青時代,部分被族人藏于深山古洞之中,有云在梨樹溝獾子洞,有云在窯溝里鴿子窩,至今不知下落。

重修塑像之九神廟,被寧氏一族視為“家廟”,每有族人去世皆于此廟前“報廟”、“祭祀”、“祈愿”等,廟雖蕩然無存,此俗卻延續至今。據口傳,廟宇體量不大,為三開間青磚琉璃瓦小房,廟中所供神像有東墻“關帝(俗稱老爺)”,西墻“觀音(俗稱娘娘)”、正北墻所供為“龍王”、“馬王”、“牛王”、“苗王”、“蟲王”、“山神”、“土地”、“五道”、“火神”、“閻君”、“鬼判”等十三尊神像,其中以老爺、娘娘、龍王三尊體量略大,其余諸尊體量略小不足半肘。佛道薩滿神祇混雜一起,也充分反映了滿洲族人的多元文化信仰

四青之后,廟宇被毀,遺留下來部分琉璃殘物,有族人于廟宇西北部一巨石上搭了一個俗稱“缸圈”的仙廟(胡黃常蟒),為舊時薩滿(察瑪)所祭祀之地,據說此石上有一簇名麻密枝子(小葉鼠李)的樹叢,逢夏便有黃色大蛇盤踞其上,名黃烏梢?,F今廟宇遺址前面的一小塊地還被叫做“廟前”,談起“缸圈”都為老人禁忌,更多嘆息那些重金塑造的“疊錢”神像,不知所蹤,永為傳奇記之。


題外:復建滿族家廟之必要


隨著民族文化的復興,民俗記憶的激活,滿族族人的民族自豪感和歷史榮譽感得到了文化自信心,經濟條件的轉好,民族文化弘揚的渴望,成為滿族人民建立博物館式家廟的一個原動力。

以滿族寧氏家廟為例,如果復建成功,不僅是滿族的宗教活動場所,更是滿族的民族象征、文化符號和滿族族人的精神家園。在承德地區滿族族文化復興與建構的過程中,滿族寧氏家廟既可以作為民俗文化展演的舞臺,又可以承載著多元的文化功能。為舊屯滿族鄉旅游扶貧提供一條出路,也為承德鄉村民俗旅游創造一個焦點。


一、滿族家廟――滿族民俗文化之載體


滿族寧氏家廟,又稱九神廟,如前文所述,是滿族多元宗教信仰的例證,也是少數民族文化展演的重要載體。少數民族的傳統文化普遍面臨著日漸式微甚至瀕臨消失的危機,保護與傳承民族文化是眾多少數民族的當務之急。在承德滿族文化的復興中,皇家文化已經得到了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但民間的滿族氏族民俗文化展演卻尚屬空白,滿族寧氏家廟的復建顯得尤為重要和順理成章。加之近年來,滿族寧氏家廟的遺址村落,即將全面搬遷,土地即將轉空,配合當地自然風景資源打造滿族鷹獵文化、滿族民俗文化等地域旅游條件已初顯可能。

1)圍場駐防歷史,喚起民族記憶

清代自順治以來便發生了多次熱河駐防,滿族人大量涌入承德地區,避暑山莊及周圍寺廟群,木蘭圍場、乃至御道行宮帶都是此時漸次形成的。特別是乾隆十八年的京旗派駐熱河、圍場,更使大量旗人、滿族人落戶承德地區。滿族寧氏家廟,便是在這種歷史文化背景下,才有了建筑的契機,熱河駐防、圍場駐防,改寫了承德的歷史,也豐富了滿族的歷史和文化,是承德滿族不可磨滅的歷史記憶。家廟則成了滿族民俗文化在承德地區不可或缺的一個元素,補充了承德皇家文化,使之完整。為了紀念京旗駐防熱河,各地的駐防滿族,特別是把農歷五月十三定為自己的傳統節日,稱之為“老爺誕”。

所謂“老爺誕”即是關帝的誕辰,也稱為雨節日。滿族入關以來漸次形成了“關公信仰”,有些地區將關公視作“章嘉古佛”。其來源有多種說法,一說關公曾在張佳城顯圣幫助過“罕王”努爾哈赤,而信仰,敬為家族守護神。一說章嘉活佛是清代帝王的國師,所以將章嘉活佛的護法-關圣帝即藏文的“嘉欽滾布”視作古佛供養,也是家族守護神的意義??偠灾?,滿族氏族普遍將關公視作家神供養,寧氏家廟中也是將“關老爺”視作家族守護者,并以其圣誕為重要的祭祀節日。

“老爺誕”,充分體現了滿族人駐防熱河、遷居熱河后的信仰融合,并隱性的記錄了由“狩獵”轉“農耕”的滿族氏族記憶,因為并將“家廟祭”與“老爺誕”重合,并視作“雨節”,同時祭祀“龍王”以望豐收,祭祀“娘娘”以期人丁興旺,并諸合計十三尊之多。

滿族家廟是滿族人駐防熱河、遷居熱河,因地制宜、地俗融合的歷史積淀,象征著滿族堅韌不拔的民族氣質和保家衛國的民族精神,是滿族引以為傲的民族符號,也是滿族文化藝術中的永恒主題。對遷駐熱河的祖先的緬懷、對“家廟祭”的紀念是滿族人建構民族認同的重要方式,滿族寧氏家廟則是京旗駐防熱河、開發熱河、建設熱河的歷史記憶和民間標識性建筑之一。

2)保存民族文化,展示民族特色

滿族寧氏家廟的復建,必將再現民族文化,突出文化差異,對闡釋和建構民族文化有著獨特意義。滿族家廟是滿族文化保存和復現的實物載體,也將是以滿族族文化為主題的展覽館,展示了滿族的歷史源流、風俗習慣、民間文藝、居住場景、傳統婚俗等主要方面。我國的滿族人口眾多,為第二大少數民族,河北承德地區又是歷史以來的滿族主要聚居區,特別是新滿族人的園地,雖然經歷更迭、動亂,以及浩浩湯湯的歷史變遷,卻保持著很高的民族認同感、家族榮譽感。究其原因,民族的傳統文化是維系民族情感的關鍵,而對滿族家廟的復建,將不僅成為一個建筑符號,更是民族文化的象征,區分民族差異的標志。

3)展演節日儀式,維系民族情感

作為歷史上滿族民間祭祀崇祖等各項主要儀式的載體,滿族寧氏家廟對承德地區滿族文化的復興有著重要意義。農歷五月十三的“滿族家廟祭”是滿族最重要的民族節日之一,也是滿族民族文化主要的象征符號,更是滿蒙漢多民族融合的一個象征主義標志,“滿族家廟祭”的紀念活動是滿族民間最重要的民族活動。雖然家廟不復,但習俗卻延續至今。

承德滿族寧氏家廟的復建,必將作為民族歷史文化的建筑符號之一,滿族家廟被賦予了滿族崇祖孝順、敬天愛人的象征意義,不僅會凝聚承德滿族寧氏,也可以擴展到其他姓氏的滿族民眾,對自己的家族記憶、民族歷史的追溯,民族文化的重塑有著重要的借鑒價值,也可以擴大化,成為承德地區滿族的民俗情感的凝聚之地。

滿族寧氏家廟的復建,在滿族文化保存、傳承、復興與建構的過程中,必將承載著多元的文化功能,具有至關重要的意義。由于歷史原因,滿族寧氏家廟成為歷史遺跡,但在當地族人心中遺存不滅,是民族民俗的宗教場所,和新滿族民族情感的寄托和民俗形成的歷史載體。如果具緣,可以復建,不僅可以成為舊屯乃至承德地區滿族家廟的一個活樣板,也是滿族民俗節日的重要舞臺,更可以成為旅游扶貧、文化開發舊屯滿族鄉北部山區的一個重要文化景觀,成為一處重要的文化資產。


附:曼珠尚德堂倡建文(討論稿)

     滿洲立族以來,考源出自圣尊曼珠,后譽為吉祥滿族,蓋滿洲族與文殊菩薩有甚深因緣,特藏地喇嘛達賴、班禪等大師皆恭為文殊大皇帝,故熱河離宮不遠,建有殊像寺謂之乾隆家廟,此滿人家廟之始也,又舍邸為寺如雍和宮,今成北方佛教之圣地。遼寧蒲河村愛新覺羅肇氏家廟亦為之遺緒也。復有乾隆二十一年,廣州“妙吉祥室”又名“觀音樓”,乃駐防八旗各旗籌建一間,合為八間之全族家廟也。

     滿族古來信仰萬物皆靈之薩滿,有崇信“祖爺”之祖先習俗,清代以來更復信仰佛教,尤其信仰三大士,即華嚴大士-釋迦牟尼佛、南海大士-觀世音菩薩、伽藍(彰嘉)大士-關圣帝君,以期家族具足佛之智慧、菩薩之慈悲、關公之忠義。祖先和佛教并行供養于滿族氏族家廟或家庭之中是滿族家祭的特色。

     承德滿族寧氏,肇于明末建州蘇克素滸部嘉木瑚城,祖為女真薩滿、巴圖魯穆通阿,詳見于《八旗滿洲氏族通譜》,為鑲白旗伊爾根覺羅那木占巴彥六世孫寧安之后裔也。族內自清前便人才輩出,及至肇起遼東,定鼎燕京,則有大清第一額駙噶哈善哈斯虎、陵寢翼長納齊布、內務府大總管瑚密賽、慎刑司郎中薩畢漢等,特寧安以筆帖式載于史記,乾隆初年遷住承德,落戶大林溝。家族繁衍,已經傳續十四世,如從遠祖穆通阿起,二十二世,五百年矣。

     適逢盛世,家道昌隆,修訂宗譜,尊立堂號,鼓舞后世,傳譽將來。特今文化立國,孝德傳家,鼓勵民俗,保護特色。故建議族人集思廣益,群策群力,復祖塋碑,建祭祀祠。依古建制,滿族家廟,大似佛堂,追思悠遠,利樂鄉鄰,不必擬古,可開新風,企望建立博物館式“文殊尚德堂”一座,永為饒益。


會員登錄
登錄
其他帳號登錄:
我的資料
我的收藏
購物車
0
留言
回到頂部
山水广西麻将微信登录 千炮彩金捕鱼免费 快3下载app地址 新加坡2分彩是假的吗 七乐彩玩法中奖规则 全民麻将辅助软件下载 北方推倒胡麻将怎么胡 09nba高清篮网热火 亿客隆 广西快三助手下载安装 精选三肖3码公开 赛车游戏大全 青鹏棋牌游戏平台 1千炮捕鱼 贵州11选5前3直 山西快乐10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