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zzlz.gsxt.gov.cn/businessCheck/verifKey.do?showType=p&serial=91340100MA2MXAA28F-SAIC_SHOW_10000091340100MA2MXAA28F1598000984138&signData=MEUCIQCNkVGkRHNptW4aVoeSIKzo2ZTQYPw71z6aspmWEHF8ZgIgTBll79b4XZX2FW0hpyJGJHpI1fz67BVoqTKj983hYZg=

世界甯商網

熱點社會政界商界科學教育文化藝術人物會議活動財經生活眾籌申請項目眾籌最新項目促進計劃絲路茶館寧鋼專欄老趙說巢湖老趙說甯武甯武文化園甯家陶業尋甯記簡介尋甯記蘭境攝影蘭境視覺寧向東的管理學課程學術研究史海鉤沉尋根問祖譜系大觀好家風甯氏大通譜《中華甯氏大通譜》資料采集古跡探訪傳統文化祠堂譜牒重點推介創意產品熱銷產品購物車代理招募商城歡迎頁美甯商城甯商公所大會動態參展企業第一屆世界甯商大會第二屆世界甯商大會甯商大會報名甯商大拜年第三屆世界甯商大會世界甯商大會甯商名家精彩文萃商學院大數據活動預告《天下甯商》甯商行甯商公益甯商動態天下甯商箐英部落巾幗匯甯商新鮮看美甯商城v品牌大街中華甯氏歷史文化生態園評家事 觀點評家事 意見評家事 建議家譜咨詢尋根問祖活動咨詢商務咨詢家事曝光給理事長留言給秘書長寫信甯氏創業者寧商合伙私信甯氏合伙項目甯氏合伙項目討論寧商合伙公益捐款公示他山之石公益互訪互學寧文化社區箐英部落甯商圈視頻第四屆甯商大會寧楊鎖寧中偉VIP形象企業大街點擊入駐品牌大街最新入駐對話新賓客聚焦大街家譜祠堂甯氏文史尋根名人播遷甯商圈信息發布項目推廣生態園直播爆料社交旅游教育深度好文姓氏故事好家風祖傳詩詞楹聯

人物風流:屈原被流放最遠到過安徽陵陽

 二維碼 13076
文章附圖

作者:周篤文

  如果說河南新鄭的溱洧合流處是國風的搖籃,湖南汨羅江是偉大騷人的棲息之所,那么,安徽的陵陽則是中華詩國另一方圣地。因為這里曾漂泊過屈子的孤舟,倘佯過謝眺的吟騎,而且還酣醉過太白的詩魂。一千年間,三顆詩壇巨星相繼攀升天宇,朗照在陵陽的靈山秀水間,這是歷史巧合,還是造化的分外垂青?先讓我們來聽聽詩人的吟哦吧:

  當陵陽之焉至兮,淼南渡之焉如?曾不知夏之為丘兮,孰兩東門之可蕪?心不怡之長久兮,憂與愁其相接。惟郢路之遼遠兮,江與夏不可涉。忽若去不信兮,至今九年而不復。慘郁郁而不通兮,蹇侘傺而含蹙。

  ——屈原《哀郢》

13122184_299179.jpg


  宣城下車日,匪直望舒圓。寒城一以眺,平楚正蒼然。山積陵陽阻,溪流春谷泉。威紆距遙甸,巉巖帶遠天。

  ——謝朓《宣城郡內登眺》

  為余話幽棲,且述陵陽美。天開白龍潭,月映清秋水。黃山望石柱,突兀誰開張。黃鶴久不來,子安在蒼?!劥似谡癫?,歸來空閉關。

  ——李白《自梁園至敬亭山見會公。談陵陽山水兼期同游,因有此作》

  這些令千古詩宗如此動情的陵陽在哪里?特別是《哀郢》提到的陵陽,關系屈原晚年行跡,意義尤為重大??上恢睕]有為人注意,無論是學術界還是文化界都極少關注。第一位為《楚辭》作注的東漢人王逸,把“陵陽”解作“凌陽”,認為是“意欲騰馳,道安極也?!憋@然未得要領。宋代朱熹在《楚辭集注》中,注云“未詳”,把問題掛了起來。近代學者見仁見智,多泛指地名而少確解。胡念貽先生在《屈原作品的真偽問題及其寫作年代》中說:“蔣驥則據《哀郢》‘今逍遙而東來’與‘當陵陽之焉至兮’二句,認為屈原離郢東下,到了陵陽(今安徽青陽一帶),這是他放逐的地點?!边@個說法比較精當。在《山帶閣注楚辭》卷四中,蔣驥認為:“陵陽在今寧國池州界。漢書丹陽郡陵陽是也,以陵陽山而名。至陵陽則東至遷所矣……考前后漢志及水經注,其在今宣池之間甚明。以地處楚東極邊而奉命安置于此,故以‘九年不復’為傷也?!边@確是一語破的之卓論。按陵陽的確切位置并不在九華山北的青陽附近,而在黃山市境內。今太平湖南畔有陵陽山,即其地也?!洞笄逡唤y志》云:“太平縣有陵陽山……下有三門、六剌灘,舒溪所經。按隋志及元和志俱以屬涇縣。而太平系唐析涇(而)置,故亦有陵陽山,其實一也?!绷觋柹绞乔胖鹱铋L的地方,也是突出表現其愛國懷鄉情結的地區之一。在《哀郢》的尾章云:“曼余目以流觀兮,冀一返之何時。烏飛返故鄉兮,狐死必首丘。信非吾罪而棄逐兮,何日夜而忘之?”真是哀慟千古的絕唱了。

  九年陵陽謫居,在詩人的作品中是否還有痕跡可尋呢?回答是肯定的。請看《招魂》的尾章:

  亂曰:獻歲發春,汨吾南征。菉蘋齊葉兮,白芷生。路貫廬江兮,左長薄。倚沼畦瀛兮,遙望博……湛湛江水兮,上有楓。目極千里兮,傷春心?;曩鈿w來,哀江南。

  這里提到“路貫廬江”即青弋江?!稘h書地理志》云:“廬江出陵陽東南,北入江?!彼砻髁饲茄亓觋柷噙瓉淼介L薄一帶的。

  這條極有價值的佐證充分說明了司馬遷在《屈賈列傳》中肯定《招魂》為屈原所作的正確。從而也有力地駁斥了王逸以《招魂》為宋玉所作之非。千古聚訟,可由此而得到解決,豈非一大快事。還有一條佐證材料,即李白的《同友人舟行》詩:“楚臣傷江楓,謝客拾海月。懷沙去瀟湘,掛席泛溟渤。嗟予訪前跡,獨往造窮發?!薄俺肌本涿黠@是指屈原《哀郢》中之“湛湛江水兮上有楓,目極千里兮傷春心?!薄霸L前跡”指李白的陵陽漫游(詳后)可謂間接證明屈子陵陽漂泊與創作《招魂》之事。

  斗轉星移,屈原逝去八百年后,青年詩人謝朓(464-499)來到陵陽附近的宣城當太守。這里的佳勝山水激發了他的靈心妙想,創作了一批“圓美流轉如彈丸”的清新自然的詩作。他把山水詩從玄學的影響下解脫出來,可謂別開風氣的一代宗師。如“江路西南永,歸流東北鶩。天際識歸舟,云中辨江樹?!?《之宣城郡出新林浦向板橋》)不僅語煉意新,而且對仗工整,音節流美,體現了新體詩的某些特點。另“幸蒞山水都,復值清冬緬。凌崖必千仞,尋溪將萬轉。堅崿既崚嶒,回流復宛澶。杳杳云竇深,淵淵石溜淺?!?《遊山》)著墨無多,便將冬日山石之崚嶒,溪流之宛轉以及岫云、石瀨狀態,歷歷如繪寫出,真不愧高手。其《將逰山水,尋句溪》云:“既從陵陽釣,掛鱗驂赤螭?!铻a長淀,潺湲赴兩岐。輕蘋上靡靡,雜石下離離。寒草分花映,戲鮪乘空移?!睋缎輬D經》“宛溪、句溪兩水繞郡城合流?!贝藶槠鋭e宣城之作。作者從陵陽山來到句溪。水上流萍,水下卵石,呈現眼前?!皯蝓n乘空”句,寫出了溪水澄澈透明,魚就像在空中游動,是很到位的表現手法。與柳宗元《小石潭記》所云:“潭中魚可百許頭,皆空游無所依。日光下澈,影布石上,佁然不動。俶爾遠逝,往來翕忽,似與游者相樂?!笨芍^同一妙想。然宗元晚出若論先機不得不讓小謝獨步?!缎羌分杏械脑娮髅黠@存在屈原的印記。如《賽敬亭山廟喜雨》之“秉玉朝群帝,樽桂迎東皇。排云接虬蓋,蔽日下霓裳?!币约啊鹅刖赐ど綇R》“翦剝兼太華,崢嶸跨玄圃。貝闕視河宮,薜帷陰網戶。參差時未來,徘徊望澧浦。椒醑若馨香,無絕傳終古?!庇迷~立意,酷似九歌聲吻。似非簡單的承襲。因此聯想到它與屈原的陵陽流放及《九歌》創作是否有關?這些重要的課題值得深入探討。

  當另一顆煌煌的明星升起在陵陽山上時,已是250多年以后的天寶末年。李白(701——762)來到陵陽,大約在天寶十二年(753)左右。他先在池州(貴池)的秋浦住下來,此后二、三年間不斷漫游于宣城、秋浦之間。舒溪、青弋江及陵陽、敬亭一帶的佳山勝水與厚重的人文氛圍,令他著迷。接連創作了百余首詩歌,占到傳世詩作八分之一以上。而有關陵陽及舒溪的為數不少。其《登敬亭南望懷古贈竇主簿》云:“溪流琴高水,石聳麻姑壇。白龍降陵陽,黃鶴呼子安?!敝v述了陵陽子明于山下龍潭釣得白龍,后騎黃鶴飛去的傳說。(見(《江南通志》)在《涇溪東亭寄鄭少府諤》云:“欲往涇溪不辭遠,龍門蹙波虎眼轉。杜鵑花開春已闌,歸向陵陽釣魚晚?!眲t已移家陵陽山中了。其《涇溪南藍山下有落星潭,可以卜筑。余泊舟石上,寄何判官》又云:“藍岑聳天壁,突兀如鯨額?!诰悴分?,結茅煉金液?!币餐瑯游娙?,動了卜居之念。藍山,在涇縣西南六十里,離陵陽很近。請看李白筆下的陵陽山水:“澀灘鳴嘈嘈,兩山足猿猱?!?《下涇縣陵陽溪至澀灘》?!笆@虎伏起,水狀龍縈盤?!?《下陵陽沿高溪三門六剌灘》)奇險之狀,驚心動魄。其《涇川送族弟》云:“涇川三百里,若耶羞見之。錦石照碧山,兩邊白鷺鷥。佳境千萬曲,客行無歇時。上有琴高水,下有陵陽祠。仙人不見我,客行無歇時”則將陵陽秀美迷人的另一面描繪了出來。這里所說的涇川,即青弋江。舒溪流入涇縣后亦稱涇溪,地當青弋江中游。著名的桃花潭與漆林渡就在這里。它見證了李白與汪倫的友誼佳話。其《贈汪倫》云:“李白乘舟將欲行,忽聞岸上踏歌聲。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倫送我情,”桃花潭在今涇縣西南40公里青弋江邊的翟村,與陵陽為近鄰。李白贈汪倫的詩還有《過汪氏別業》二首。中云:“游山誰可游,子明與浮邱……汪生面北阜,池館清且幽?!闭f明汪倫不是一般的村叟,而是家業頗富敬賢若渴的文士。與李白游桃花潭的,除汪倫外,還有一位萬巨?!毒懦侵尽吩疲骸疤评畎着c汪倫、萬巨游于此潭上。有釣隱臺、彩虹岡、壘玉墩,皆當時游詠之所?!?引自《大清一統志》卷八十)李白亦有贈萬詩:“西經大藍山,南來漆林渡。水色渡空青,林煙橫積素……潭落天上星,龍開水中霧……因思萬夫子,解渴同瓊樹。何日睹清光,相歡詠佳句?!?《早過漆林渡寄萬巨》)看來萬巨是一位能詩的長者,家住落星潭畔。這也正是李白“所期俱卜筑,結茅錬金液?!敝?。

  李白的陵陽漫遊,是一次美妙的詩歌山水之旅。此間的美景是那樣深印于詩人的心窩。以至在夜郎流竄時,仍念念不忘。他在《憶秋浦桃花舊游,時竄夜郎》詩中說:“桃花春水生,白石今出沒。搖蕩女羅枝,半掛青天月。不知舊行徑,初拳幾枝蕨。三載夜郎還,于茲煉金骨?!边@一帶的山水人文,簡直成了詩人暮年的精神家園。

  陵陽,就是這樣孕育和激發了三位偉大的詩人靈感,使他們創作了一批與山川同在、日月齊輝的杰出詩歌。讓我們記住這個美妙的地方,去探尋它的秘密,去解讀它的神奇,以提高我們的人生的覺解價值與創造才能。

會員登錄
登錄
其他帳號登錄:
我的資料
我的收藏
購物車
0
留言
回到頂部
闲来贵州麻将 福彩36选7选码技巧 极速赛车计划 信誉好的棋牌平台排行 银河在线游戏平台注册 2月8号开拓者vs步行者 广东快乐十分技巧 十一选五青海开奖结果 六台宝典直播开奖下载 海南环岛旅游线路 广东麻将怎么胡牌图解 888真人荷官百家乐 吉林快3现在开奖结果 白小姐app 516游戏中心下载 江西微乐南昌麻将手机